自在读小说网 - 新手注册送彩金时时彩 - 欢喜农家科举记最新章节 - 第15章 把你押给他们

欢喜农家科举记 第15章 把你押给他们

作者:鹿青崖书名:欢喜农家科举记类别:新手注册送彩金时时彩
    魏木子说,他是一个带着记忆回到自己十岁那年的人,他借了她的话,认为这是重生。

    崔稚觉得自己头皮要炸掉了!

    她当时怎么这么心大,被他一哄,就把自己老底和盘托出了?!

    天爷,她可长点心吧!

    崔稚无语望天,幸亏魏木子不是那种大奸大邪的人。

    不过他说,他叫魏铭。

    崔稚看他,见他一派坦然,试着问,“那你怎么就重生了?上辈子都做什么了?”

    魏铭的目光有些飘忽,崔稚现在怎么看他怎么有大佬气质,之前怎么就没瞧出来呢?只听他道:“一辈子忙忙碌碌,或许做了些为国为民之事吧,最终伤病而亡。”

    这话被崔稚含在嘴里一品,“你上一世做官了哦?首辅?宰相?兵马大元帅?”

    魏铭看了她一眼,摇摇头,“非是首辅,马前卒。”

    马前卒和首辅差的有点远。

    不过他们这种古人都含蓄,要真是马前卒能算为国为民?又不像现代人,键盘一敲,就为国为民了。

    她见魏铭不想多说,也晓得现在不是细论此事的时候,更何况人家一看就胸有城府,和她追求不一样,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,还是不要多问了,人家也未必想说。

    话说回来,身边有个重生的,是不是透漏点消息给她,就能发财了呀!

    崔稚乐和起来,嘻嘻笑,“木子魏、魏大人,刚才指路的城里男孩,是不是你前世的熟人?”

    “温传,是我同窗。”魏铭见她反应迅速,变脸也迅速,想知道她在打什么小算盘。

    果然见她两条眉毛一挑,“那我问你不对,敢问魏大人,这大旱还有几时结束?明年年景如何?大旱一过,什么物件要涨钱了?”

    魏铭被她这句别扭的“敢问魏大人”戳到笑点,极力绷着才没表现出来,道:“旱情很快要解除了,但地里无粮,饥荒还要持续一段时日,若我没记错,今岁腊月奇冷,但也会飘雪,过了这个冬日,明年可期。”

    这绝对比天气预报准!

    崔稚大为开怀,只是明年虽可期,但今年也得过,她也不论旁的许多了,交换信息道:“我方才听了盛家兄弟说话,他们来这一趟粮食卖的不顺,后天还要去莱州卖粮,如果不能全部卖出去,还要带粮食回扬州,可就赚不到什么钱了!而且他们家,现在很缺钱!包要紧的是,他们带了一百二十石粮食,才出手了三十石!”

    “你如何打算?”魏铭心道,难道她就没考虑手里没钱,如何开局的问题吗?

    她一笑,透着和年龄不符的狡黠,“我准备空手套白狼!”

    魏铭愣了一下,并不敢轻易否定她,毕竟她和他见过的人都不一样。

    “你如何施行?”

    崔稚从怀里把小半袋盐拿了出来,“用这个呀!”

    魏铭不可思议地看着她,她开了口,故弄玄虚,“我这个办法,需要你配合,反正咱们都是一个锅里吃饭的,对不对魏大人?我也不需要你做什么,你就跟在我边上别说话就行了,配合好我,咱们这事绝对能成!”

    还没有谁不告诉他行动计划,就让他配合的。

    凡是不愿意明说的,这所谓的简单配合,都不是什么好活计。

    魏铭看着她,“你细说一说。”

    崔稚大呼麻烦。她这办法路上都思虑妥帖了,只是万万没想到这魏木子竟然是重生的,在这个节骨眼上,打乱她的计划怎么办?

    可是不说,明摆了这魏木子是不会配合她的!

    她就是想要个小苞班,怎么成腹黑大叔了?!

    崔稚撅了撅嘴,犹豫了一下,道:“我总不能真空手套白狼吧,我准备说通了盛家兄弟,然后把你押在他们这儿,得了他们家的米,回去收了村人的盐,回来再更多换米,就这么简单。盛家兄弟不会怎么着你的,你就在这等好就行了!”

    魏铭一听要把他押在这,实在没忍住笑了。

    小丫头算盘打得好,只是这个年头,她一个小丫头,用半袋盐加个会吃饭的小子,怎么说服人家把米给她?

    定不这么简单。

    他不言语,继续看着她。

    崔稚被他x射线一般的目光,看得不得劲,知道不说清楚,魏铭不会配合她,无奈开了口:“好吧好吧,说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“首先,我可不是坑蒙拐骗,我只是假托一个交易的身份,免得咱们现在这个身份,人家不能信服。”

    这倒与他所想不谋而合,魏铭暗自点头。他原是想让桂教谕出面,她却直接编一个假身份。

    “什么假身份?”

    “崔七爷,一个神出鬼没的商人,手里有盐,但是身份不明且不便露面,行事十分低调。”

    魏铭没当玩笑,认真想了一下,“这样一个人,盛家敢贸然跟他做生意?”

    这确实是个问题,但是崔稚听得盛家兄弟二人说了一路的话,一来,两兄弟对于能不能把粮食全部出手很是焦虑,二来,盛家老二是个敢闯敢干的,是个不错的突破口。

    至于到底能不能成,总得先试试。

    崔稚把这个意思说了,魏铭暗自点头。

    以这位崔七爷的身份,两家必得相互试探一番,盛家是秘密前来卖粮,崔七爷也是秘密买粮,两家达成共识不无可能,既然都是私下行事,那么假托身份的崔稚就能保全了。

    而且,试探的过程必然进行少量的交易,正好解决他们手里没货的窘境!

    好一出空手套白狼!

    魏铭再看崔稚,见她又开始在地上写画,觉得这个丫头确实不简单。

    他看她画符,又问,“那你准备以何价交易?”

    “我正思考这事呢!”崔稚点点地上的数字,“按照正常米价,一斤盐能折三钱银子,也就是一斗五升隔年米,这个价钱交易,盛家相当于不赚不赔,但是在米价奇高的安丘,他们就是赔了。但要是反过来,用安丘的米家换盐,一斗米值一两银子,也就是十六钱银子,那么一斗五升米值二十四钱,合成盐八斤。我怀里这点盐差不多有一斤,也就只能换八分之一乘一点五”

    崔稚拉开式子一算,也不管魏铭听不听得懂了,道:“0.1875斗,嗯,就是一升八合多点,像现在这样清汤寡水的吃,一人也才能吃十来天,还少了许多洗陈米的盐,不合算。我要是按着盛家和安丘富户交易的价钱一斗十钱算,那一斤盐就有0.3斗,这就合算多了,要是按着莱州的米价,更多!”

    魏铭虽然不知道她用什么法子算得,但结论听懂了,“那你打算如何办?”

    “压价!”

    “你想压到莱州的米价?”

    崔稚小脑袋一扬,伸手给他点了个赞,“猜对啦!”
博聚网